2020年3月3日 星期二
公告:
站內搜索
  首頁 >  bet体育万博評論 >  子奔跑成月光——與《一個勺子》小說原作者對談
子奔跑成月光——與《一個勺子》小說原作者對談
時間: 2016/1/15   來源: 文彙報  作者: 胡學文 於梟
於梟:胡學文老師,你好。剛剛看完電影,好像大家都還沉浸在劇情當中。作為原作者,對電影《一個勺子》整體看法如何?看完影片後和預想的有差距嗎?
 
於梟:胡學文老師,你好。剛剛看完電影,好像大家都還沉浸在劇情當中。作為原作者,對電影《一個勺子》整體看法如何?看完影片後和預想的有差距嗎?
  胡學文:嗯,看過。差距的話,有點兒吧,比如結尾,倉促了些。整體上看,還是不錯的。
  於梟:據說從小說到電影,還有一個戲劇性的畫麵——2013年,在重慶拍攝電視劇《兄弟兄弟》時,閑著沒事的陳建斌看了當期的《人民文學》,一個電話打給了朋友:“快去買《奔跑的月光》版權。”您接到版權購買電話,當時的反應是什麼?是第一時間答應還是思考了很久?
  胡學文:有影視公司或導演找我談版權時,我一般問對方拍過什麼,我盡量選擇和大公司合作,這樣拍出的片子能保證質量。有一部小說,用了不到十分鍾就談完了,第二天就把協議簽了,是最快的一次。隻要合適嘛,也不用考慮太久,《奔跑的月光》也沒有多長時間,一個星期吧。最初是陳建斌的朋友聯係的我,說想改電影。我覺得還合適,就與對方合作了。簽協議時,我才知道是陳建斌。
  於梟:您原著裏“宋河”或者說電影裏的“勺子”這個形象以及他的象征性的意義讓人不禁想起馬爾克斯的《巨翅老人》,宋河一家人和貝約拉一家人對待勺子或者老人的態度完全相反,兩家人的境遇和結局也是截然不同,勺子最後不知所終,老人最後振翅飛走。如果說《巨翅老人》的荒誕性在於反映拉美在世俗化中人性迷失、道德混亂的現實,《奔跑的月光》的荒誕性想要表達的又是什麼呢?
  胡學文:勺子是西北方言,在小說中,就是傻子,沒有地域特色,誰都明白。你這個問題挺有意思,確實,在文學作品中,傻子的形象並不陌生。如辛格的《傻瓜吉姆佩爾》,福克納的《喧囂與騷動》,還很多,就不一一再提了。不同的是,在上述作品中,傻子還兼有敘述者的身份,在我的小說中,更多的是一個被動角色,沒有選擇的權利,沒有說話的權利。在和笛安的對話中,我說過傻子具有物的特征。我沒有在小說中打開現實的通道,不過是開了半個窗戶,傻子就是那半個窗戶。現實怎麼了?我們怎麼了?我沒給出答案,也給不出答案,但我們不能無視。所以,我沒有明確地要表達什麼,我和小說中的宋河一樣,也是困惑的。
  於梟:《一個勺子》上映之後,很多媒體包括多位影評人都指責《一個勺子》缺乏“憐憫”,然而我們看《奔跑的月光》原著,其實是更為冷峻甚至冷漠,您怎麼看待這種批評言論?
  胡學文:我也看了一些影評,對《一個勺子》的評價還不錯,當然,也有批評的聲音,這是免不了的,很正常,說明大家在關注。沒有對與不對的問題,因為每個人出發點不一樣,思考的角度也不同。我們喜歡溫暖、習慣溫暖,稍冷一點,就受不了了,這是審美的固化。但藝術從來不是為了粉飾而存在的,小說不是,電影也不應該是。
  於梟:陳建斌在劇本改編的時候還是比較尊重原著的,但是電影中依然有幾個不起眼,但爭議很大的改動。一個是陳建斌讓拉條子拿回了被騙走的5萬塊錢,而原著中宋河隻要回了1萬,還有一個就是添加了主人公兒子被減刑的橋段,您認為他的這些改動是為什麼,是不是有一些討好觀眾的成分在裏麵?
  胡學文:改編改編嘛,總是要有一些變動的。這麼改可能觀眾們不會感覺心裏那麼堵得慌,讓電影有那麼一絲亮色。另一個問題就是,即便宋河把被那麼多人騙走的錢都要回來,他的困惑依然還是存在的,此時對他更重要的早已不是錢的問題,他的困惑因為這樣甚至更深了。
  於梟:結尾往往是傾注了一個作家心血的地方,融入了作家最多的思想。陳建斌對結尾的這種改編,他的這幾個處理難道沒有影響到原著想要表達的意義?
  胡學文:我覺得不會。因為小說和電影畢竟是兩種不同的藝術形式。而且,在我看來,《一個勺子》呈現了小說的內核,它的基本走向是沒有變的。再說了,劇本怎麼改,那也由不得我嗬。
  於梟:我認為電影的這種改編明顯弱化了原著的荒誕性。
  胡學文:電影的受眾與小說的讀者不同,他們的需要、他們的興趣、他們的關懷,都是不同的。這裏麵有一個接受的問題。
  於梟:在結尾的處理上,《一個勺子》顯得有些突兀,有些刻意,它的沉重感令人生疑。與之對比,原著的結尾更加開放也更加絕望,這兩個結局衝突感都十分強烈,您能簡單地談一下看法嗎?
  胡學文:我認為電影與小說的結尾都是開放式的,小說中的宋河是困惑的,電影裏的宋河也沒有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不同的是,電影裏宋河拿回了那5萬塊錢,且不管那錢是怎麼回來的,但總算回來了。就這個意義上說,電影是比小說溫暖了一些。但對於宋河,更重要的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他的困惑。在小說中,我把宋河的困惑放得更大,他連回家的路也找不見了。那就不僅僅是困惑了,他陷入了人生的困境。一個農民,沒有多少思考能力,可他偏偏要思考,這不可笑。如果誰覺得他可笑,那才真是可笑的。
  於梟:您是一位小說改編電影產量豐富的作家,《大風起兮》《婚姻穴位》《奔跑的月光》等多部作品都被改編成了電影,小說語言和電影語言的差別還是很大的,它們所需要的衝突、所需要的矛盾、所需要的人物形象都有巨大的不同。所以在您的小說改編電影的時候您比較在意其中的什麼?
  胡學文:有人打過一個比喻,說小說版權轉讓出去,就等於把女兒嫁了出去。我覺得不是太恰當——如果是自己的女兒,永遠有說話的權利;而小說就不同了,別人怎麼改編,作者是參與不了的。當然,我希望改編得好一點。故事、語言都可以改,小說與電影的語言方式畢竟不一樣,我在乎的不是這些,而是電影有沒有自己的想法,有沒有自己的思考。
  於梟:那您的小說改編了這麼多的作品,您最中意、最滿意的是哪一部?最不滿意的又是哪一部?
  胡學文:《一個勺子》還好,算是不錯的。那些不滿意的呢,你可能都沒聽說過。
  於梟:呃,好吧。您或多或少參與《一個勺子》的改編工作了嗎?相比起原著的隱晦與含蓄,電影的劇情和對話顯得有些誇張和直白,電影最終的拍攝效果有沒有表現出您想要表達的東西?10分滿分的話,您給陳建斌的劇本打幾分?
  胡學文:我沒參與,以前被改編的電影我也沒參與。電影的語言是直白了些,這讓它的豐富性打了折扣,但電影把小說的內核呈現了出來,沒拍成娛樂片,我覺得還是不錯的,如果打分,我打8.5分吧。
  於梟:bet体育万博片普遍存在叫好不叫座的情況,反而是一些毫無營養的特效剪輯片場場火爆,是因為文學和電影不太兼容?觀眾普遍不喜歡bet体育万博片的慢節奏?還是其他什麼別的原因?請您簡單地談一下。
  胡學文:bet体育万博片確實是叫好不叫座,節奏慢,故事不刺激,沒有特效隻是表麵原因,深層次的原因是在這個時代,願意思考的人越來越少了,願意安靜的人越來越稀缺了,快餐、娛樂、消費成為主流和追求,不跟風就覺得自己落伍了,審美已被遺棄。文學和電影雖然表現方式不同,但並不相違,好電影,我指的是有一定深度和想法的電影,都有文學的厚重感。
  於梟:最後再給我們的書迷影迷們說兩句好嗎?
  胡學文:一個人喜歡吃快餐是自己的權利,但適當看些有營養的電影,嚐嚐別的滋味,並沒壞處。看電影不過癮,那就多讀點書。
  於梟:最最最後一個問題,我想很幼稚但可能也是大家都想知道,小說《奔跑的月光》,為什麼它會叫這個名字?您是在什麼情況下為這部小說取了這樣一個名字?
  胡學文:嗯,其實我在初稿的時候想要寫宋河陷入了巨大的疑惑,到最後連回家的路也找不著了,於是他就在月光下來回奔跑,化作了一縷月光。後來又覺得這麼寫太虛了,再稿就改成了現在這個版本。其實現在想想,讓他化作月光也沒什麼不好的。
  於梟:呃,原來是這樣。初稿這個結局有些拉美魔幻現實主義的意思了。
  胡學文:嗯,是有點兒。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manbetxios 遼ICP備12007304號   沈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bet体育万博資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