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日 星期二
公告:
站內搜索
  首頁 >  名家視點 >  轉型時期的文學創作與批評
轉型時期的文學創作與批評
時間: 2016/1/9   來源: bet体育万博資源中心  作者: 趙慧平
關於文學,我們可以接觸到古今中外的種種理解和闡述。當我們論及中國轉型時期的文學創作與批評這個問題時,顯然是把文學與中國的社會現實聯係起來看文學的。
關於文學,我們可以接觸到古今中外的種種理解和闡述。當我們論及中國轉型時期的文學創作與批評這個問題時,顯然是把文學與中國的社會現實聯係起來看文學的。在我看來,文學是人的精神存在方式之一,也是人類的精神存在方式之一,它是一種審美的存在,呈現的是人們的精神世界,人們將在現實生活中對於自身存在的反思、評價,並由此形成的思想、感情,通過想象、虛構等,用語言藝術的方式表達出來,以實現交流與共享。在文學作品中,作者的全部思想、感情、才智、修養、理想、趣味、人格等,都以審美的方式得到體現。因此,從一定意義上說,文學是人的心靈表現,在文學世界中人們以特殊的方式營造著自己的精神家園。讀者在文學作品中讀到的不僅是語言、故事,更能夠在文學藝術作品中讀到人、人性、自然、社會,能夠進入到人的最深層的心靈世界。以這種文學觀思考中國當下的文學創作與批評問題,就要上升到國家、民族精神文化建設的高度,把文學創作與批評如何以審美的方式呈現出中國人的精神存在,營造中華民族精神家園作為重要的課題來研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人都要有自己的文化精神,它是國家、民族、個人存在的靈魂,而文學又是承載、創造、展現文化精神的最全麵、最生動、最持久的方式。在談論文學創作與批評時必須要有充分的文化自覺。
對於文學創作與批評來說,最難的是學會閱讀現實生活,在身處其中的看似庸常的日常生活現象中,敏感地發現生存的意蘊、人性的豐富、社會的變遷、精神的向度,並生動地呈現出來。尤其是處於當下的中國現實生活中,各種文化思潮流行碰撞、各種精神現象千姿百態、各色人等引領風騷、各種新事層出不窮……這一切都需要作家、批評家深入思考與辨別,真正理解我們這個時代、社會。那麼,究竟如何判斷中國的現實生活,中國文學處在什麼樣的文化語境中,中國文學與批評該怎樣呈現中國社會,這是文學必須回答的問題。
概括地說,中國正處在一個重大的曆史轉型時期,經曆著經濟、政治、思想、文化等全麵的深刻變革。文學要寫出社會的曆史變革,寫出這一時期人們的精神存在,寫出人的心靈世界,就要讀懂中國的現實生活。我們必須清楚,中國正經曆的由計劃經濟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轉化,由公有製的一元化向多元經濟共存轉化並不隻是經濟領域裏的問題,更是一個思想、文化領域問題。大家知道,不同的生產方式都會有自身的文化訴求,以保障生產的組織和流通,配置社會資源。經濟生活的市場化機製,意味著 “市場”這隻“無形的手”將在中國經濟生活中發揮重要的作用,而市場經濟所必然帶來的文化訴求與既有的文化體係將會發生矛盾、衝突和融合,給轉型期的社會生活和人的思想觀念帶來巨大的衝擊。當下的中國社會,具備了轉型期的所有特征:社會經濟生活發生著利益重大調整,人們以不同權利重新參與社會公共資源的分配時,必然發生人與社會關係的改變;社會公共秩序經曆著重新建立,製度、體製、機製等層麵都在改革中調整;社會思想文化相應地處於調整和重構之中。正是這種曆史的巨大變革,轉型時期的中國社會提供給作家和批評家的是五光十色的社會生活:多種所有製經濟共存,讓人在體製內外徘徊、選擇;多種社會發展形態如農業社會、工業社會、信息社會,以及鄉村社會、城市社會等共存,讓人感受不同社會形態的差異;新曆史條件下的各個社會階層共存,農民、工人、市民、國有企事業單位職工、私有企業員工、合資企業員工、外資企業員工、政府官員、企業老板、白領等形成不同的利益集團,讓人體驗到社會生產、資源分配等方麵的利益衝突……思想文化領域的改革與重建要比經濟領域困難得多。人們在長期的社會生活中建立起來的文化觀念體係,無法如物質建設那樣推倒重來,而是需要一點點地判斷、鑒別、選擇、吸收與接受,這是一個痛苦的精神世界的重建過程。當整個社會既有的思想文化體係和由此建立起來的秩序遭到衝擊和破壞,新的共識還沒有重新建立時,信仰危機、信任危機就已成為轉型時期重要的精神現象。如果概括地描述中國當下的思想文化矛盾,主要矛盾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市場經濟的文化價值觀之間存在的內在衝突。如何在社會發展中正確處理這一矛盾,建構起符合社會發展要求的社會主義思想文化體係,不僅是政治家們思考的問題,也是文學創作和批評要思考的問題。如果文學創作與批評不能站在曆史的高度認識中國的現實生活,不能超越個人經驗、知識視野、思想觀念的局限,就無法發現在各種生活現象背後所隱藏著的曆史的動因,也就無法藝術地展現中國的現實生活和中國人的精神世界。
當意識到中國社會正處於重大的曆史轉型時期,意識到轉型時期中國的社會特征,應該怎樣評價當下的中國文學創作與批評呢?答案顯然不會是共性的,這本身也是轉型期的表現。我主張以開放的態度看待中國文學,首先應該看到,多元共生、多元共在是這一時期合乎邏輯的現實。轉型時期的中國文學創作與批評都鮮明地顯示出文化的多元性:理想、責任、進取、奉獻、和諧、向善與迷惘、懷疑、彷徨、失落、苦悶、激憤等社會心理現象普遍存在,這應該看作正常的社會現象。從積極的意義上說,多種文化的碰撞與衝突,給了人們精神的陣痛與巨大的選擇空間,這正是文學創作與批評發揮其特殊作用的空間。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這是文學繁榮的表現,正是多元共在,才能夠在相互交流、碰撞、衝突和融合中實現選擇和優化,不斷地向理想的境地發展。對於文化多元共在應持開放性態度,但並不等於不需要有自己的選擇和判斷。從文化選擇的意義上說,中國當代社會的文化建設困難重重,任務艱巨,中國文學思想、理論的建設非常需要有新的理論與新的闡釋和表述,中國文學創作與批評如何達到理想的境地,也需要我們有自覺的思考和選擇,以新的審美精神給予社會重要影響。 
中國當下的文學創作與批評的選擇首先應該明確的是必須基於中國社會發展的現實。這個現實包含著兩個基本事實:一是由計劃經濟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轉型的事實,二是全球化的事實。這個現實是我們判斷文學創作與批評價值的基礎,人們的日常生活、人們的倫理、道德、信仰、審美,等等,都會以自己的方式反映出這個現實給予的影響和品質。因此,如何讀懂這個現實是文學創作與批評的當務之急。具體到文學創作與批評內部,當前需要思考的主要問題應該包括以下幾個方麵:首先,文學如何以先進的文化觀念,在國家的思想文化體係建構中發揮積極的作用,在多元共生、多元共在的文化現場中發揮積極的傳播與引領作用。如果文學創作與批評也被市場這隻無形的手所操縱,消費主義、實用主義成為社會文化主流,將是真正的文化危機。其次,努力根據社會發展與文學發展的實際,建立新的文學理論,形成對文學新的闡釋和表述,以達到理論的自覺,引領新的文學實踐。文學理論在對新的文學現象闡釋與批評中,已經顯現出明顯的理論準備不足,滯後於創作與接受。理論研究與探索是文學發展的基礎,也是文學界所缺乏的。第三,提出明確的新世紀中國文學發展建設的目標。這看似簡單的事情,卻包含著不同文化和文學思想觀念的矛盾和衝突。既要排除過去極“左”思想的束縛和影響,又要排除當下的實用主義、金錢權力的影響;既要排除西方中心主義和民族虛無主義的影響,又要排除民族主義的影響,使中國的新世紀文學建立在中華文化傳統、文學經驗和中國文學現實基礎上,真正表現出當代中國人的思想、感情、生活和中國人的精神世界。第四,聯係到地方文學創作與批評,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創造優質的文學生態環境,改變創作與批評自然生長狀態,形成區域創作與批評團隊,同時也形成區域創作與批評特色。這裏提出的問題是:我們的文學創作與批評能否出現領軍人物、標誌性人物和代表性作品?能否出現創作與批評團隊?如何形成地區風格?能否藝術地表現出區域文化精神與文化品質?文學生活會提升人們的精神境界,豐富人們的精神生活,啟示人們的生活智慧,優化人們的生活質量。我們需要的是創作和傳播人民大眾喜聞樂見的bet体育万博作品,積極開展bet体育万博批評,促進和提高bet体育万博創作水平。
[責任編輯    鄒    軍]
上一篇:沒了!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manbetxios 遼ICP備12007304號   沈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bet体育万博資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