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日 星期二
公告:
站內搜索
  首頁 >  藝術鑒賞 >  羊年話玉
羊年話玉
時間: 2016/1/9   來源: 《藝術市場》  作者: 古方
生肖文化是我國傳統民俗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對應的十二屬相更是各類藝術形式予以表現的重要題材,圓明園十二生肖銅獸首以及故宮博物院所藏的清中期青玉雕十二生肖都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作。
生肖文化是我國傳統民俗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對應的十二屬相更是各類藝術形式予以表現的重要題材,圓明園十二生肖銅獸首以及故宮博物院所藏的清中期青玉雕十二生肖都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作。而此類題材的藝術品因其深厚的藝術文化價值,在收藏市場中往往得到廣泛追捧,且不論圓明園十二生肖銅獸首於前幾年在市場中掀起的層層波瀾,在2014年匡時秋拍『澄道——中國書畫夜場』中,徐悲鴻作於1946年的《十二生肖冊》更是以4600萬元的成交價成為該專場的明星拍品。
    2015年,我們送走甲午馬年迎來乙未羊年,而羊的文化在我國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羊』諧音通『祥』,又有『三羊開泰』寓意美好的成語,因此在藝術創作中亦不乏以『羊』為素材的作品,在諸多藝術表現形式中,本文我們將視角聚焦於中國古代玉雕與『羊』之間萬般聯係。筆者古方作為國內古代玉器鑒定與研究方向的專家,將以中國曆史為序,在梳理中國古代玉雕風格演變的同時,為讀者盤點不同朝代那些以『羊』為題的玉雕珍品。
    曆代玉雕,動物造型總是玉雕師繞不開的素材,作為圖騰的象征,龍、馬、鳳、羊更是曆朝曆代的經典玉雕作品。龍圖騰、鳳圖騰、羊圖騰都是包容、祥和的象征,龍圖騰、陽圖騰展現的是陽剛之美,鳳圖騰、羊圖騰展現的是陰陽之善,龍鳳是虛、羊陽是實,龍從形象方麵體現厚德載物,羊則體現的是民族精神,“龍鳳呈祥”(“羊”通“祥”)是中華民族龍騰一體的表述語,中國人是龍的傳人,也是羊的傳人。玉器八千年的曆史沿革中,古人對羊的偏愛不亞於龍、馬,從各時代的玉羊雕件上可追溯一二。玉羊雕一直是曆代推崇的動物造型之一,從目前的考古發掘和考古資料證實,玉羊從商周開始,直到清代乾隆皇帝達到頂峰,其主要以陳設和裝飾用玉為主。
 
商周春秋戰國:誇張手法趨向寫實寫意
    經曆了史前時期,商周時期圓雕動物大量出現,品種豐富,有玉龍、玉虎、玉象、玉熊、玉馬、玉羊、玉鳥、玉螳螂、玉鱉等。商代玉佩飾在玉器中所占比例很大,數量及品種很多。尤其是動物形象異常豐富,造型生動優美、雕琢細膩,絕大多數為極薄的扁平器,也有立體圓雕作品。扁平器僅表現雕琢對象的外形輪廓,有剪影式的藝術風格。婦好墓出土的動物形裝飾品極為豐富,走獸類有虎、象、熊、鹿、馬、牛、羊、狗、兔、貘等;商代玉羊造型相對比較誇張,且出土較多,婦好墓出土的玉羊頭達到364件,且為和田玉中的水料籽玉雕成,色澤純潤。
    商代玉器造型樸拙,運用寫實與誇張的手法,輪廓簡練,突出人物、動物的頭部、眼睛和鼻子。大眼、大鼻、大嘴是商代人物、動物的特點。人物與獸麵的眼睛以“臣”字眼為主,眼球超過眼眶,亦有平行四邊形眼、圓圈眼。玉雕動物之角也很有特色,主要有三種:蘑菇角,下部如粗柱,頂端有一圓錘,似未開的蘑菇,多飾在龍之身上;牛角,較短,下端較寬,上端極銳,彎度較大,兩側為弧形,角上飾成排的雙連弧紋;而羊角則一端粗,另一端銳,彎成“丁”形或“門”形。
    商代玉器紋飾極為豐富,紋飾以簡單的幾何紋為主,直線紋、斜線紋、重環紋、對角方格紋、雙連弧紋、三角形紋、勾雲紋、雲雷紋、菱形紋、方折紋、回紋、獸麵紋、饕餮紋以及各種人物、動物形紋飾常見。紋飾刻劃短直線多於弧形線,粗線多於細線,陰線多於陽線,刀鋒較硬。雙鉤陰線紋是商代後期玉器上普遍出現的線形,它是用小型勾砣旋刻而成的兩條勻細平行的陰線組成。由雙鉤陰線構成的勾雲紋,是商代後期玉器的紋飾主體形式。
    西周時,玉羊的造型有了一定的寫實意義,西周玉器紋飾線條流暢,弧形線多於短直線,講求曲線美。西周中期以後,圖案為抽象和簡化相結合,出現了對稱紋飾。紋飾采用雙陰線外側大斜刀的技法,線條彎轉流暢,內線較細,外線較粗。主要有勾雲紋、重環紋,各種人物和動物形紋等。西周玉器與商代玉器可以說是一脈相承,在造型、紋飾、雕琢技藝方麵基本沿襲商代後期作風,但從總體來看有簡化的趨向,雕琢技藝在繼承商代雙鉤陰線的同時,獨創一麵坡粗線或細陰線鏤刻的琢玉技法,變商代的兩條垂直陰線出陽紋,為一條垂直陰線和一條斜坡陰線相交出陽紋,剛柔相濟,利用不同反光和陰影之差,使西周玉器裝飾更具立體感和圖案裝飾美,西周玉器多為平麵143manbetx雕,圓雕作品少且多為小型。紋飾線條圓曲流暢、飄逸柔美。
 
 
玉羊 晉侯墓63號出土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藏
 
    現藏於山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山西省曲沃晉侯墓地63號墓出土的晉侯墓玉羊,高2.5cm、長5cm,玉質青白色,圓雕,作回首臥伏狀。卷角圓眼,前後腿曲踞,蹄趾明顯。底座為凸出的長方形。玉羊飾較寬的、排列有序的陰線,來分界四肢體軀。最具特色的是,頭部至頸部、背至尾部有隆起的棱脊,飾有排列整齊的陰刻紋,具有前後呼應的效果。整體造型簡練生動,頗具寫意風格,這在當時極具先進性。
春秋、戰國時期的玉製藝術品主要用來觀賞,數量雖然不多,但多製作精美。現藏於湖北省博物館的湖北省隨州市擂鼓墩為曾侯乙墓出土,戰國早期喪葬用玉曾侯乙墓玉含共有21件,都出土於墓主人口內。青白玉質,半透明,滋潤光澤。都是仿生圓雕,有牛、羊、豬、狗、鴨、魚。口含器小如豆,隻勾勒出輪廓,不雕出細部,通體拋光,色澤晶瑩。這些動物形玉雕形態逼真,將它們擺放在一起,則給人一種情趣昂然、栩栩如生的感覺。
 
秦漢魏晉南北朝唐宋元:寫實世俗化意味濃厚
 
    玉羊的造型自商代即已出現,漢代時圓雕玉羊的造型已十分準確,多為靜態臥形,身體肥碩,背部豐滿,短頸,嘴部似榫凸,羊角雕琢細致,大而誇張,一般向下盤旋彎曲,羊身上多有陰線細紋為飾。此類玉羊用作玉鎮或陳設品。漢代玉羊多飾有以手工刻出的陰線,線條細短、排列整齊且彎曲有度,一般刻於頸下、身體兩側、腿彎處,這些特征可作為識別漢代玉獸的重要標誌和斷代的依據。故宮博物院藏漢代玉臥羊,高3.1cm,長5cm,寬2.2cm,玉羊為圓雕,玉料青白色,局部有褐色沁斑。羊臥姿,昂首目視前方,眼睛以陰線刻成圓形,外圈加弧線。雙角彎曲盤於頭後方兩側,頸下及身體兩側以平行的短線飾作羊毛。前足一跪一起,後足貼臥於腹下。
    從隋唐時期開始,玉器的品種和藝術風格呈現出新的變化,逐漸擺脫了神秘感,向世俗化發展。羊的形象也逐漸活潑生動起來。唐宋時期,開始以寫實為主,雕刻圓潤細膩,現藏於中國文物信息谘詢中心的隋代青玉臥羊,長3.3cm,高2.6cm。玉質青色,有黑色條紋。羊呈跪臥狀,昂首挺胸,雙眼平視。眼呈凹坑狀,頭後有碩大的彎曲雙角。四肢收於腹下,前後足之間橫穿一孔,底部琢有凹槽。
    唐代玉羊較前代造型趨於溫順,體態肥碩,而且除了動物玉雕,很多器型上以羊為紋飾。現藏於陝西曆史博物館何家村窖藏瑪瑙羚羊首杯長15.5cm,口徑5.9cm,高6.5cm,質地為醬紅地纏橙黃夾乳白縞帶瑪瑙。造型為彎角形杯,杯口圓形,口沿下有兩周凸弦紋,杯身下端雕琢成羚羊頭,頭上有兩隻彎曲的羚羊角。羊眼圓睜,眼球外凸,雙耳後抿,口鼻端裝有籠嘴形金帽,可以卸下。內部有流與杯腔相通,可用之飲酒。
 
明清時期:寫實生動趣味性強
 
    明清時期,玉雕原料充足,工藝更為精湛,明清的玉羊開始以傳世為主,明代玉雕寫實性極強,清宮舊藏明代印章白玉羊鈕“江夏王章”,印白玉質,羊鈕。印文字體為篆書,朱文,右上起順讀“江夏王章”四字。印鈕為一曲腿側臥的小羊,意態恬靜。印材白玉無瑕,光亮耀目。此印為明代托名南北朝時期封王璽印之作 ,印文中的“江夏王”在南北朝時有數人。一是宋武帝劉裕之子、少帝之弟劉義恭,元嘉元年(424年)封江夏王,食邑五千戶,一度權傾一時,永光元年(465年)秋八月被誅。二是齊高帝蕭道成第十二子,名蕭鋒,字宣穎,齊建元元年(479年)夏四月,蕭道成稱帝,封蕭鋒為江夏王。三是齊明帝蕭鸞第三子,名蕭寶玄,字智深,建武元年(494年)十一月封江夏(郡)王。四是陳文帝陳蒨第九子,名陳伯義,字堅之,天嘉六年(565年)立為江夏王。五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燾的族弟,名拓跋呂,初因跟從拓跋燾平涼州有功,封江夏公,委以朝政,極受尊重。卒後贈江夏王,陪葬金陵。
    清代以來,清代玉羊與前代風格略有區別,著重於動態的表現,且比前代更加寫實,造型準確,骨骼、肌肉加以突出的表現。此時期白玉羊造型簡潔明快,刀工精湛,打磨潤澤,更因其質地潔白無瑕,使羊之溫順的性情與肥美的體態得以極好的展現。在傳世的玉雕作品中,三羊的造型相對較多,古人巧借這種造型的諧音,表達“三羊開泰”之意。明清兩代,臥羊的造型尤其受到文人的喜愛,成為了他們書房幾案上的陳設品。這時候的玉羊以傳世為主,出現了用和田籽料製作的玉羊,羊的造型也更加注重寫實。尤其是乾隆帝對玉器的癡狂,使中國玉器發展到了巔峰,乾隆對玉的喜愛可以說是前無古人,他對中國玉器史的貢獻也是最大的,故宮博物院藏玉3萬多件,其中一半為乾隆年製,精美者全為此時製作,玉雕在乾隆時期非常生動傳神。
    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清代文房用玉青玉三羊芭蕉筆架為典型的玉羊作品,該作品高10.4cm,長15.8cm,寬5cm。青玉,局部帶有點。器體的下部為鏤雕的層疊湖石,石縫中長出靈芝、小草,石上臥三羊,寓含“三陽開泰”之意。三羊相距,中間可架筆 ,在湖石左側鏤雕兩株並立的芭蕉樹,樹心中空,可插筆或插花。設計新穎,造型雅致,下配木座。現藏於天津藝術博物館藏玉清代中期陳設、文房用玉白玉三羊開泰,高7.7cm,寬13.4cm。白玉質,純潔溫潤。立體圓雕三羊,三羊相倚而臥,一大二小,大羊口吐祥雲和陰陽魚,神態安詳。底部平坦,既可作為文房陳設,也可當作鎮紙使用。根據《易經》,陰曆的十月為坤卦,純陰之象;十一月為複卦,一陽生於下;十二月為臨卦,二陽生於下;正月為泰卦,三陽生於下。因此,“三陽開泰”即指一年中正月之時,冬去春來,陰消陽長。因“羊”與“陽”同音,古字“羊”字又與“祥”相通,所以往往以三隻羊的圖案象征“三陽開泰”,意寓吉祥亨通,作為歲首稱頌之語,所以,也是非常受歡迎的玉雕題材,堪為精品。在故宮還藏有黃玉三羊尊為陳設、仿古玉器,高14.3cm,口徑7.8cm,足徑7cm。黃玉質,局部有綹紋,侈口,圓腹,膛直且深。頸部有一周凸起,腹部等距雕琢三隻羊首,寓“三陽開泰”羊的腿部與圓形底托相連,造型獨特。可陳設,也可兼作花插。另外,現藏於揚州博物館的清代羊脂白玉羊,白玉羊作臥伏狀姿態,做工精,玉質溫潤,線條流暢自然。白玉羊作臥伏狀姿態,角鹿角形分叉,抬頭平視,神態安詳,五官采用淺刻的技法,下顎處留有一撮細長的小胡子,胸前有淺刻線五道,尾上卷,底有刻款塗藍“乾隆年製“,此羊做工精,玉質溫潤,線條流暢自然。
 
羊與玉的其他關聯
 
 
 
 
和田羊脂玉籽料
 
①羊脂玉:
羊脂玉字麵意為似羊脂(俗稱羊油)一樣的玉石,其表示優質白玉,顏色呈脂白色或比較白,可稍泛淡青色、乳黃色等,質地細膩滋潤,油脂性好,可有少量石花等雜質。羊脂白玉中主要含有透閃石(95%)、陽起石和綠簾石,狀如凝脂,為軟玉的一類。古傳“白璧無瑕”即指白玉,羊脂白玉屬於玉中的優質品種,韌性和耐磨性也是玉石中最強的,入土數千年,也不會全部沁染。
羊脂白玉分“籽玉”與“山料”:籽玉是從昆侖山下玉河中撈取的,這種“籽玉”細密、溫潤、光澤如脂肪。有的“籽玉”肌裏內含“飯滲”,呈欲化未化的白飯狀,這是水產白玉的肌理特征之一;還有的因長期浸泡在水沙中帶有各色的皮子。此種“籽玉”優於山料,極為珍罕。山料純白如脂肪者少。春秋戰國以後和田玉,逐漸成為主要玉料,且均為采集籽料。到清代隨著對玉料的大量需求,開始采取山料。
 
②羊玉:
玉器作偽方法之一。具體方法是將活牛或者活羊的腿部割開,將小件玉器納入,然後縫合。經過數年之後,血液浸入玉中,玉上有血色細紋,如同舊玉上的紅絲沁,以冒傳世古玉,此種方法偽作的古玉稱為“羊玉”,與傳世古玉比較,羊玉濕得幹澀,不如真玉溫靜。
 
“羊”題材的其他藝術珍品:
 
 
商晚期 四羊方尊 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
 
 
清乾隆 掐絲琺琅牧羊人筆架 故宮博物館藏
 
①四羊方尊:
四羊方尊是商朝晚期青銅禮器,祭祀用品。1938年出土於湖南寧鄉市,現收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四羊方尊是中國仍存商代青銅方尊中最大的一件,其每邊邊長為52.4 cm,高58.3cm,重量34.5公斤,長頸,高圈足,頸部高聳,四邊上裝飾有蕉葉紋、三角夔紋和獸麵紋,尊的中部是器的重心所在,尊四角各塑一羊,肩部四角是4個卷角羊頭,羊頭與羊頸伸出於器外,羊身與羊腿附著於尊腹部及圈足上。同時,方尊肩飾高浮雕蛇身而有爪的龍紋,尊四麵正中即兩羊比鄰處,各一雙角龍首探出器表,從方尊每邊右肩蜿蜒於前居的中間。考古學者分析,四羊方尊是用兩次分鑄技術鑄造,即先將羊角與龍頭單個鑄好,然後將其分別配置在外範內,再進行整體澆鑄。整個器物用塊範法澆鑄,一氣嗬成,顯示了高超的鑄造水平。
 
②象牙雕嬰戲三羊圖插屏:
象牙雕嬰戲三羊圖插屏為清中期清宮舊藏的工藝真品,此屏采用鏤雕與鑲嵌工藝雕成。現收藏於故宮博物院。插屏高60.1cm,寬33.8cm,插屏屏心為《嬰戲三羊圖》。庭院中有鬆、梅、竹、石,曲欄前一童騎羊,一童掌扇與一羊隨行,又一童驅策一羊前行,寓意“三陽開泰”。屏背麵灑金黃絹地有行楷書五言詩一首,下署“朱延齡秋山極天淨詩”款,屏坐及邊框為紅木製,絛環板、牙板雕如意雲紋及夔龍紋。
 
③掐絲琺琅牧羊人筆架:
清乾隆掐絲琺琅牧羊人筆架高15cm,長16cm,寬7.8cm,現藏於故宮博物院。筆架呈臥羊形,背負牧人。羊通體施白、褐二色琺琅釉為地,雙掐絲作卷毛紋。牧羊人倒背坐,雙手扶羊背,頭戴鬥笠,著綠衣紫裙,頭、腳、手部鍍金,形象栩栩如生。筆架下承方座,鍍金四矮足,底雙方框內鏨陰文“乾隆年製”四字開書款。此器掐絲工勻細致,釉色沉穩,金光燦爛。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manbetxios 遼ICP備12007304號   沈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bet体育万博資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