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日 星期二
公告:
站內搜索
  首頁 >  藝術鑒賞 >  言論 | 民國古董商的跨國“生意經”
言論 | 民國古董商的跨國“生意經”
時間: 2016/1/9   來源: 《藝術市場》雜誌  作者: 王可人
日前,佳士得拍賣行獲得授權拍賣已故傳奇藏家安思遠舊藏,超過2000件珍品將亮相2015年3月佳士得拍賣“錦瑟華年——安思遠私人珍藏”專場,這也是亞洲藝術拍場上最大規模的私人收藏。
 
民國上海外灘和平神像大型上色照片
日前,佳士得拍賣行獲得授權拍賣已故傳奇藏家安思遠舊藏,超過2000件珍品將亮相2015年3月佳士得拍賣“錦瑟華年——安思遠私人珍藏”專場,這也是亞洲藝術拍場上最大規模的私人收藏。事實上,以安思遠為代表的一批20世紀左右在西方歐美國家推行中國藝術的古董商,特別是首批遠渡重洋、開拓海外市場的商人,例如盧芹齋、姚叔來、戴潤齋等,他們對中國文物在西方收藏的建立、擴展與轉型,以及這些收藏與西方的中國藝術史、文明史研究的互動,進而至於西方對中國文化的認知等,都大有補益。而現今國內大部分藏品的回流,與當時這批古董商有著不少的聯係,其時的影響力也深刻推動著目前日益紅火的中國古董市場。本文試從古董商盧芹齋入手,理出其身後古董交易的網絡——張靜江、吳啟周、姚叔來、葉叔重等,從他們商業活動的跨國軌跡、經營策略,以及推動中國古董市場等方麵,還原民國古董的流動版圖。
20世紀的中國,清王朝坍崩瓦解,北洋政府執政人心不穩,破落的皇親貴族變賣家產,新興的權貴、商人大肆收購,海外市場對中國藝術品的需求,造成了史上中國文物第一次大規模的轉手流通。上海城隍廟附近是當時中國最大的古玩市場,其次是北京琉璃廠、天津和香港,其中英國玻西瓦爾?達維德、日本山中商會、法國盧芹齋皆為其時古董商中的佼佼者。盧芹齋及其盧吳公司淩駕眾人之上,號稱西方中國文物市場的古董教父。
 
 
盧芹齋與美國藏家們
 
 
盧吳公司舊照
盧芹齋(1880-1957),浙江湖州人,在國際古董市場上以C .T. Loo更為聞名於世,其名號至今響當當。他精明能幹,周旋於銀行家、軍火商、商業巨頭之間,經其買賣的文物包括賓夕法尼亞大學館藏的唐代“昭陵六駿”石刻中的“颯露紫”,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的北齊石刻棺床,以及納爾遜博物館的廣勝寺元代壁畫等。作為20世紀初首批遠渡重洋,開拓歐美市場的古董商,盧芹齋靠走私文物大發橫財,成為歐美古董界的風雲人物。據說目前存在於海外的中國古董,約有一半經他手出售。然而,正因如此,國內外對其有著幾乎截然不同的評價,國人視之為“賣國賊”,歐美的藏家則視其為中國藝術的導師。而在現今的文物市場上,“盧芹齋”更像是著名的品牌,一件藏品若他經手過,則帶有明顯的附加值,代表了來源與品質的保證,價格通常比較昂貴。
張靜江
-主仆關係的轉變
Zhang Jingjiang:
Transition of Master and Servant
 
一介古董商人有何能耐能將數目如此龐大的文物販往國外,並且在歐美藝術收藏界闖出一番天地?可以說這一切都與20世紀動蕩的社會環境和其身後的政治支撐關聯頗深。
 
 
盧芹齋社交人物關係圖
   在佳士得專家羅拉出版《盧芹齋傳》之前,世人對於盧芹齋是如何輾轉到法國並做起中國古董生意的這一點可說傳言百般,占主流的說法是盧芹齋祖上是16代官商文興盛的大家族。但在太平天國時期,家族的基業損失殆盡,全家人避難上海。19世紀末期,盧芹齋被家人送到法國尋找商業機會。盧芹齋在巴黎結識了促成今後古董事業的張靜江,一起創辦了通運公司,而盧芹齋主營古董生意。基本的故事架構沒有太大差異,不過羅拉經過七年的考證,認為盧芹齋這段漂洋過海的故事極有可能是為掩飾其卑微的出身而自我杜撰的。事實上盧芹齋幼年失怙,初寄養於遠房的堂叔家,後入南潯張家做仆人,即服侍少主子——日後國民黨四大元老之一的張靜江。
   1902年,張家使錢為張靜江買得清廷駐法國商務參讚的職位,張攜往巴黎的仆眷中便有盧芹齋,其時名為盧煥文,在日後生意中為了與文物的風雅相般配,易名“芹齋”。張抵達巴黎後,任了一個閑職,於是熱衷貿易,張靜江有商業天賦,開創了很多中外商業來往,比如茶葉、生絲、古董、銀行,創辦了中國第一個在法國的公司——通運公司,而盧芹齋則在旁輔助倒賣中國的瓷器、字畫與清末稱的“小擺設”等,這似乎可以成為其人生中的重要轉折點。作為著名的“南潯四象”的張家,張靜江的舅父是著名藏家龐萊臣,為其提供充分的貨源以及人脈,而公司所有的盈利也悉數資助了孫文,投資革命。而當時隨行巴黎的還有張靜江的妻弟姚叔來,在盧芹齋離開以後是通運公司的主要負責人,同樣擁有非凡的古董辨識能力和社交手腕。通過張靜江的人物關係網,盧芹齋得以日後一步步邁向生意的巔峰。
 
 
昭陵六駿之颯露紫
   通運公司的營業果如其命名寓意的那樣“生意興隆通四海,財運茂盛達三江”。盧芹齋從中看到了商機,1906年,也就是到達巴黎兩年之後,盧芹齋脫離了張靜江,自起了一家買賣中國古董的公司,名“東英樓”。盧芹齋身上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商業頭腦和品味很高的鑒賞水平,對上手的東西極為敏感和識貨,沒過多久,他就成為古董界的買賣高手。1909年,盧芹齋另組來遠公司,擴大古玩銷路。這時的盧芹齋買賣古董的數量好像常人買賣家具、瓷器。
   與此同時,盧芹齋深刻地認識到張的人脈廣泛,與國民黨來往甚密,所以也與張靜江保持著友好的合作關係。張靜江這位資助孫中山革命的“紅頂財長”,其大部分資金來源於盧芹齋古玩販賣的收入,因此盧芹齋可以稱為真正意義上國民黨建黨前夕的財神老爺。也正因為張靜江、盧芹齋跟孫中山及其國民革命成功具有極其特殊的關係,民國政府對於盧芹齋走私文物一直實行網開一麵的默認放行政策。
盧吳公司
-西方藏家胃口的轉變
Loo’s Company:
Transition ofWestern Collectors' appetite
 
一介古董商人有何能耐能將數目如此龐大的文物販往國外,並且在歐美藝術收藏界闖出一番天地?可以說這一切都與20世紀動蕩的社會環境和其身後的政治支撐關聯頗深。
 
 
元末明初禮佛銘文銅鍾 盧芹齋舊藏
   自世紀初直至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是西方收藏和研究中國藝術品的第一次高峰,也是中國藝術品市場的第一次熱潮。雖造成中國境內出土文物不斷外流,但也為西方研究中國藝術提供了豐富養料。通過西方收藏家、學者、市場三方麵的不斷交流,中國藝術研究與市場最終於20世紀後期逐漸成熟。
   羅拉稱盧芹齋是“亞洲藝術的康維勒”,她說:“盧芹齋讓西方發現真正的中國藝術,亦即:在中國為中國人創造的中國藝術。在他之前,西方人主要收藏的是具有中國風味的工藝品,例如十八九世紀的“五彩”“粉彩”瓷器,盧芹齋開拓、建立了一個高古藝術的市場,例如古代銅器、古玉、雕塑、壁畫等。他在西方的中國藝術教育上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他是西方中國文化的大使,為中國文化的教導和推廣做出了許多貢獻。”對他而言,這多少是一項賭注,當他開始賣古代銅器、古玉時,其在西方市場根本不值錢。為此他必須去教育他潛在的買家,來培育這個市場。他甚至創造一套詞彙來銷售中國高古藝術,目的在於出售他的貨品。
   在盧芹齋之前,世界藝術市場中的東亞藝術以日本作品為主要代表,中國與日本的文物之間並未有明確的區別。以較早收藏中國及東南亞藝術的美國收藏家弗利爾(CharlesLang Freer,弗利爾美術館創始人,以珍貴稀有的東亞文物聞名於世)為例,早期弗利爾收藏惠斯勒的畫作,漸而感染到東方藝術品的魅力,而其時也較模糊於日本藝術品這塊。盧芹齋將中國藝術品板塊從日本陰影下獨立出來,使其在世界市場中占有一席之地。其時於巴黎,他並非唯一經營中國藝術品的古董商。他最大的對手是紐約的山中定次郎,即拍場上以“山中商會”聞名的日本古董商。然而盧芹齋最大的特色在於他眼光精湛和擁有與生俱來的商業頭腦,他在山中定次郎和所有古董商之前,直接到貨源地找藝術品。在他之前沒有人敢到中國去,除了弗利爾曾經去過中國,並帶回幾件東西,但盧芹齋是長達50年有係統地直接到中國選貨。
   對於盧芹齋的經營策略,羅拉說:“他是第一位了解市場全球化的古董商;他是第一個直接到中國去找貨,然後拿到美國和歐洲賣的古董商。他第一個了解到貨在中國但錢在西方,必須到貨源地去找東西並拿到有錢的地方去賣。因此他很快在北京和上海開設分號,有專人在全中國各地找貨源,跟他聯絡,為他保留貨源。他則每年到中國一兩次,看貨、取貨、訂貨,拿到西方去賣,同時了解中國境內的最新行情。他的活動範圍橫跨歐、美、亞三大洲。值得一提的是,今天則是錢在中國,藝術品在西方,情況正好相反。而且,今天人們的邏輯是將這些中國藝術品運回中國。”
   盧芹齋和北京上海古董行的大買賣人結成了一個圈子,類似現在的商會,不久又成立了中國近代史上一家最早、最大、時間最長的文物出口公司——盧吳公司。1911年10月10日後,長期國民黨背後的財政支持使盧芹齋意識到自己的時候到了,不等中華民國宣告成立,盧吳公司就率先開張。店名“盧吳”用的是盧芹齋和吳啟周的姓氏,發音很像中文的“盧浮”,寓意“中國的盧浮宮”,盧芹齋的野心可見一斑。盧吳公司設有兩個分號,一個在北京,一個在上海。
   1914年,當盧回中國尋找古董貨源想要回巴黎時,戰火燒到了俄羅斯,所以他坐船繞道美國紐約再回巴黎。從此,他看到了新興的紐約市場,許多富豪在那裏聚集。1915年盧芹齋在紐約建立了畫廊,從此他在紐約和巴黎都擁有了畫廊。盧芹齋駐巴黎,英語好的姚叔來駐紐約,上海的吳啟周、北京的祝續齋、無錫的繆錫華給他們進貨,運往上海,再由吳啟周往巴黎或紐約發出。
紐約
--歐洲藝術市場向美國的擴展與轉移
New York:
the expansionand transfer of art warket from Europe to America
 
事實上,盧芹齋正式邁入國際古玩行業門檻,以進軍英倫,進而橫跨大西洋登陸美洲新大陸,開辟新興市場為標誌。他的好幾筆大買賣與英美博物館的進貨有關。
   自1926年至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盧芹齋、吳啟周合辦的盧吳公司大量出口中國文物。吳啟周原是張家典當鋪當朝奉,吳母原是張靜江的弟弟張增鑒的奶媽,也曾隨張靜江赴法。吳啟周親自到北京、開封等地與當地的大古董商聯係買貨。後又有他的外甥葉叔重從法國回來幫他辦貨,成為他的助手。九年過後,吳啟周將盧吳公司的經營業務交給了葉叔重。
   葉叔重在古玩界又稱“葉三兒”,與戴潤齋(戴福保)、張雪庚、洪玉琳合稱上海灘“四大金剛”。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及以後,葉叔重仍給盧芹齋往美國進貨。藏家陳重遠在“琉璃廠係列”的書中寫道,盧芹齋、吳啟周、葉叔重出口文物形同壟斷,跟他們搞不好關係,就別想將文物出口到美國。當年盧吳公司財大氣粗,收購價格永遠比別人高上一成,且古董精品一概接收,一般古董商都爭不過他們。市麵上出現真正有價值的古董,總是會流向盧吳公司這個圈子,也奠定了盧吳公司的地位。
   以商周青銅器為例,盧芹齋經營中國文物50餘年,經他手賣給外國人的就不下千餘件。在陳夢家編著的《美國掠奪我國殷周銅器集錄》中收了845件銅器,其中有312件經盧芹齋轉手。而買家主要是海外許多著名博物館、美術館及私人收藏家。
   羅拉在《盧芹齋傳》中寫道:“盧芹齋幫助建立了西方博物館和私人藏家手中最棒的亞洲藝術收藏。他會針對每個博物館的情況推薦藝術品給他們,建議博物館館長、研究員、私人收藏家該買哪些東西。”
   同時,盧芹齋雖然是位古董商,但他希望自己不要看起來隻是一個商人,所以他極力建立促進研究和討論的知識分子形象。他的身邊總是聚集一批知識分子,這也是他的商業策略之一。他在紐約的店鋪便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古董交流會所,許多考古學家、知識分子、漢學家、博物館館長和研究員出入其中。而作為精明的商人,盧芹齋善於傾聽,了解歐洲人、美國人的個性,從而謀求商業上的往來。而在王世襄與陳夢家赴美考察期間,盧芹齋也傾其所能幫助他們活動。
 
姚叔來
——通運公司的當家人
Yau Chang Foo:
Chief of Ton-Ying & Co., New York
 
2014年6月皿方罍回歸國土,9月乾隆“瓷母”大瓶以1.51億在美拍賣,而此兩件國寶都曾為通運公司舊藏。通運公司、盧吳公司以及日本山中商會,可稱為20世紀初歐亞美亞洲文物熱的三駕馬車。
   1902年,姚叔來隨滿清派駐巴黎上任領事的孫寶琦團隊同往,同行的便有張靜江、盧芹齋、吳啟周等。直到1950年張靜江在紐約去世,通運公司繼續由姚叔來主持,可以說姚叔來是通運公司的主要當家人。姚叔來受家庭熏陶,通中國古董,對青銅器陶瓷,古代書畫玉器情有獨鍾,著有《中國書畫研究》,在國際古玩界以C.F.Yau著稱。
 
 
巴黎“紅樓” 盧芹齋舊址
   相較於盧芹齋,通運公司身後龐大的人脈體係更為堅實。龐萊臣稱姚叔來“姻三兄”。龐萊臣是張靜江的舅父,龐氏姐是張靜江的親母,姚叔來的姐姐是張靜江的原配夫人,可見其關係親近。龐萊臣是中國20世紀上半葉最著名的書畫收藏和鑒賞家,通運公司的中國古代書畫有一大部分來自龐氏收藏。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英法兩地古董生意一落千丈,通運公司轉赴美國紐約第五大道開辟新市場,經理仍為姚叔來。這樣逐漸形成了法國盧芹齋和美國姚叔來分別於東西兩半球經營中國古代藝術品的古玩業格局。實際上,直至盧芹齋來紐約開拓古董市場,包括美國通運公司的經營,更多的是盧芹齋在策劃。
   姚叔來上世紀初經常往返於歐美和中國之間,而期間比較遺憾的是與英國古董商大維德的收購較量。在大維德於中國瘋狂收購中國宮廷瓷器的時期,最大的競爭對手便是通運公司。大維德期間抓住鹽業銀行準備拍賣慈禧太後於1901年抵押在中國各個銀行的瓷器之機,一次性搶購了40餘件宋元明清精品,當時主要的對手是通運公司。值得一提的是,當年鹽業銀行總經理曾急電催促姚叔來從紐約返回,磋商收購“取回”辦法,但還是讓大維德下手快、出錢多,先得了手。
   對於20世紀這批遠跨重洋的古董商的評價,可借用藏家張伯駒先生一句話:“綜清末民初鑒藏家,其時其境,與項子京、高士奇、安儀周、梁清標不同。彼則楚弓楚得,此則更有外邦之剽奪。亦有因而流出者,亦有得以保存者,則此時之書畫鑒世故家,功罪各半矣。”(責任編輯:龔夢旻)
本文版權歸《藝術市場》雜誌所有,轉載請注明轉載處。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manbetxios 遼ICP備12007304號   沈陽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bet体育万博資源中心